凭祥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绝世邪君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两种性格?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10:45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两种性格?

“绝情阴阳符.”

秦石怔了怔:“那是什么鬼东西.”

“绝情阴阳符……乃世间致毒.每逢月圆之夜.毒素就会侵略我的全身.时而如千年冰封.时而如烈火焚烧.”沁雪心挣扎的翻下身.在秦石的怀中挣脱出.倒在地上:“快走.我不想任何人.看见我狼狈的模样.”

秦石微微一震.他才发现这个女子.竟然是这般的要强.

可是.当他不甘心.身为男人看着一个女子.在自己面前痛不欲生

.却一点办法也沒有.那还算是什么男人.

想到这.秦石抬起手.试图去扶起沁雪心:“我帮你.”

“让开.我不需要别人帮.”却不想.沁雪心狠狠的甩开秦石.旋即不再搭理他.撑着病怏怏的身子.吃力的扶着崖壁.一点一点的朝之前秦石昏迷的缝隙里走进.

“喂.你等下.”

看着沁雪心憔悴的样.秦石焦急的跟上前.

“别跟过來..”不料.沁雪心冰冷的回首.眼神中竟是透露出彻骨的寒:“否则.杀了你.”

心里一震.秦石愣在原地.

刚刚那一瞬间.他竟然真的感觉到杀机.

而且.那股杀机.是他无法抗拒的存在.

“好可怕的眼神……”直到沁雪心在缝隙里埋沒身影.秦石才渐渐的回过神.额头布满冷汗:“刚刚.刚刚那感觉是怎么回事.那种不可抵御的恐惧.只有在赵岩身上.才有过……”

咕噜.

秦石舔下干裂的嘴唇.强忍镇定的哼声:“不用管拉倒.你以为本少愿意管啊.”

他发现.他跟着沁雪心.就好像是上辈子的冤家.

一夜时间.他就坐在缝隙外.找了些干枯的枝叶引起火堆.

时不时.在缝隙里传來沁雪心痛苦的申吟声.这期间.秦石无数次的挣扎.想要冲进缝隙里去.可是.每当想起最后.沁雪心那冰冷决绝的目光.念头就在脑海里消散.自嘲的摇下头:“算了.人家嫌我碍手碍脚.我又何必用热恋贴冷屁股.进去逞能呢.”

但通过这件事.秦石倒是了解到外界的时间.

月圆时分.

“想不到.我昏睡了这么久.”秦石深深吐了口气.一个人靠在崖壁上.望着苍穹上的云雾.渐渐的有些失神.一段一段凌乱的画面.再度从脑海中一闪而过.被血染的山林.满地的尸首.

一段一段.宛如梦魇.

不知过去多久.终于摆脱梦魇.陷入沉睡.

……

清晨.

灰蒙蒙的迷雾透出昏暗的光.

这一夜.秦石睡得很沉.想必是之前累了.

算下來.他都已经有多久.沒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.自从焚天秘境开始.就始终提心吊胆的活着.要不就是干脆被重伤昏迷.像这种放松式的休息.倒是头一次.

使劲伸了个懒腰.秦石的目光朝缝隙里望去.

“不知道.沁雪心那丫头怎么样.绝情阴阳符的毒好些了沒.”心里有些担忧.在犹豫和挣扎下.他最终还是站起身.顺着缝隙的方向走去.

刚进缝隙.他先是干咳几声.并沒有冒然上前.喊道:“沁雪心.沁雪心.死了沒.沒死说句话.要是死了.本少也好帮你收尸.免得腐烂了影响空气.”

声音回荡.却久久沒有回复.

“不会真出事了吧.”锁起眉头.秦石紧张的攥起拳.

他虽说嘴上刁钻.但只是因为昨夜的事.被沁雪心气的才放出狠话.心里面还是很担心那个柔弱的女孩.赶忙三步并两步的冲进缝隙.喊道:“喂.沁雪……”

话刚被吐出.却哑然.

进入缝隙.只见只见沁雪心在缝隙的崖壁上.两手正环抱在胸前.安详的熟睡.

那样子.一头散乱的碧蓝秀发.就好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.苍白无色的脸颊上透露出惹人怜爱的憔悴.

看见这幕.秦石无奈的摇下头.一步走上前后将自己的外衣脱下.披在沁雪心身上.苦笑声:“哎.你说你.打肿脸充胖子.一个小姑娘家家.何必总是一个人逞强呢.”

“像这样.不是挺好吗.”

将外衣给沁雪心披好.秦石露出罕见的温情.

“不.不要.”

谁想.这时候.沁雪心突然抓住秦石的手.口中迷乱的好像做了噩梦.呼喊着:“为什么.为什么是我.为什么是我.爹.娘.不要.求求你.求求你们不要.求求你们放过他们……”

话语中.带着祈求.

在她的眼角.渐渐闪过道银色的光影.

那光影.是泪水所化.

闻声.秦石胸口莫名的绞痛.他突然间开始好奇.眼前这个女子究竟经历过什么.究竟是什么事情.能让这样本性纯美的女孩.变成这副总是小心翼翼.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.

“不要……”

娇嗔声.渐渐的微弱.沁雪心身子微微的抽搐着.

“睡吧……睡醒了.就都过去了.”也不知道.沁雪心做了什么梦.秦石只能无力的摇下头.将沁雪心的手指搬开.

之后.他转身离开缝隙.

回到空地上.秦石在这绝情谷里四下闲逛一圈.准备找些野果子來充饥.沿着崖壁.一直朝外走.半个时辰后.他就看见昨天沁雪心给他的那种果树.那果树因为常年受到阴风影响.加上沒有光照.干瘪的令人不忍直视.

上面野果.更是小的可怜.

“哎.总是吃这些素得.再过几天本少也该病了.”一边摘着果子.秦石心里一边抱怨着.

转眼.晌午时分.

摘下果子.将果子捧在怀里.秦石美滋滋的转身回到空地.

碰.

不料.刚回到空地.秦石沒來得及邀功.迎面闪过的黑影.就狠狠的糊在他的脸上.

“我靠.哪个不长眼的啊.”愤怒下.秦石一把抓下眼前的黑影.只见那黑影正是他自己的外套.仰起头时沁雪心正站在不远的位置.令他无语:“我说姐姐.你是不是吃枪药了.大清早就发疯.你大姨妈來看你了吧.”

沁雪心冰冷个脸:“我说过.你敢跟进來.我就杀了你.”

“你……”

不等秦石说话.沁雪心直接甩下玉手:“这次只是警告.如果再有下次.我真的会杀了你.”

“你……我靠.”

无语.彻底无语.

沁雪心沒有在和秦石耽搁.转过身就朝空地外走去.

等到沁雪心走远.秦石心里愤愤不平.狠狠将野果子摔在地上:“什么玩应啊.我要再他妈管她.我秦石俩字就倒过來念.”

一顿谩骂.最终他坐在崖壁上.将所有怨念和怒火化为食欲.一口一口用力的将野果子吞下.

越是发狠.心里就越是憎恨.自己明明是好心的好不好.不领情就算了.竟然还倒打一耙.

“我就想不明白了.睡觉的时候明明那么温柔.这怎么醒了就跟变个人似的呢.难道一个人.真的能同时保持两种性格.”秦石抿着嘴.一脸愁苦:“或者.她故意再伪装.”

“罢了.管她去呢.”

百思不得其解.秦石甩了甩脑袋.不再去想这些琐碎.待填饱肚子后.他站起身再次围着绝情崖的崖壁游走.试图想要寻找到离开这鬼地方的出口.

但结果却不尽人意.

一日时间.仍然是毫无收获.这绝情崖简直就是个天然的囚牢.四周尽是万丈的崖壁.完全沒有出口可言.

“难道.真的沒办法.”

“想在这鬼地方出去.除非能达到玄灵境.掌握飞天遁地.”

秦石心里想着.可让他现在达到玄灵境.那不是痴人说梦吗.破灵境都难.这中间差了不知道几个层次呢.

夜间.

带着失落的心.秦石耷拉个脸回到空地.

沁雪心并沒在这.他独自点燃火堆.一脸愁苦的望着天.

孤独一人.让他再次感觉到寂寞.麟宇、苏铭、秦殇、周琴、郝帅、尹沫、许巧儿.以及秦家的爹娘……一个一个至亲至爱的亲人和故友.浮现在脑海当中:“不知道.现在他们怎么样了.”

“不知道.我啥时候能离开这鬼地方.”

抿了抿嘴.秦石倍感无力.可就在这时候.周围的崖壁突然颤抖几下.旋即顺着不远的位置.传來一道娇嗔.

“额啊.”从听声音來判断.应该是沁雪心无疑.

“这丫头又在搞什么鬼.”秦石略微怔下.站起身就想过去瞧瞧.可刚迈出一步.突然想起早上的事.又忍不住的坐下去:“秦石啊秦石.你长点记性吧.你可是发过毒誓.再担心她.名字就倒过來念.”

“额啊啊啊.”

却不想.娇嗔声越來越惨烈.这让秦石有些坐不住.终于还是狠狠的咬下牙.站起身朝着声音传來的方向寻去:“罢了.不就是个名字吗.倒过來就到过來吧.石秦听着也不错.”

沿着声音寻找.

穿过崖壁.七转八拐的绕了几圈.

当接近声音时.当中充满了痛苦和急促的喘息.

越是如此.秦石心里越担心.脚步再度加快几分.当他再次转过拐角时.只感觉迎面传來浓郁的血气.

那血气.刺鼻令人作呕.

旋即.眼前的画面.彻底惊呆了秦石.

只见.在转口处.有一个山洞在崖壁上.山洞外是粘稠的血湖.血湖半径约五十米左右.

沁雪心在血湖中央.在她的身旁有至少三十几个血淋淋的身影.

这群身影.如行尸走肉.一个一个摆动着身子.不断的朝沁雪心逼近.她身上淡粉色的纱裙.已经是被血迹染满.被这群血影撕破.狼狈不堪.

-----

上一章6个顶了.23个小时.能不能突破20.让我看看浅家军的实力吧.
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可以用医保吗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主治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