凭祥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至尊透视眼 第1103章 命运捉弄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4:09 编辑:笔名

至尊透视眼 第1103章 命运捉弄人

白衣女子蹭的一下坐起来,看到赵婉如跟阿彩在房间里,身上的真气立刻就爆发出来。

那是一种遇到危险时,全身无法控制的力气在瞬间爆发。

赵婉如心中大骇。

苏哲的力量已经够让人强大,可是眼前这个白衣女子更加可怕。

赵婉如立刻启动防御,不过她没有选择主动攻击,心里有自知之明,一旦引起白衣女子出手,她跟阿彩两个都会死。

赵婉如感觉到白衣女子身上的战意,说道:“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,刚才你昏倒了,我们只是把你带到这里来休息而已。”

白衣女子扫视房间一眼,身上的战意慢慢的消失。

赵婉如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实力相差太悬殊,出手的话只会自取灭亡。

白衣女子利用真气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,没有任何大碍后站了起来。

“你准备去哪?”

“拿回轩辕剑。”

赵婉如说道:“你现在身体很虚弱,不单脉象紊乱,真气更加动乱。虽然你的实力很强大,但是过份的使用真气,最终只会导致真气逆流,对你的身体会造成巨大的伤害。”

白衣女子冷哼一声:“这个不劳你费心。把轩辕剑交出来,不然我立刻将这里给铲平。”

赵婉如眉头轻蹙一下,换作别人,她肯定发飙了。可是眼前这个女的实力太高,只能够忍受。

“轩辕剑并不在这里,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,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一下。”赵婉如说道,“对于轩辕剑,以前并不是我们的东西,这个我们都知道。但是之前是在我爸交到我手中,如今十几年了,你一下子说是你族里的宝器,始终让人怀疑。”

白衣女子沉声道:“这个没什么好怀疑。轩辕剑是我族宝器,这个我直接就可以感受到剑魂的波动。”

赵婉如耐性其实是有限的。

但她此时懂得注意分寸。

在没弄清事实之前,跟白衣女子反面是没用。他爸消失十几年,突然间从阿彩口中得到陈问天这个名字,又来了一个白衣女子,这让她看到希望。

“轩辕剑的问题,如果真是你族的东西,这个我们会交还。”顿了下,赵婉如看着白衣女子,“我有几个问题,因为对我很重要,想请教一下。”

白衣女子并没有这个兴趣,但赵婉如此时态度还算可以,想了下道:“你可以问,但我不保证会回答。”

赵婉如眼里闪过一丝兴奋。

“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赵应允的男人,大概四十岁左右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赵婉如急忙道:“你再仔细想一下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好想的,如果我听过的话一定会记得。再说我们族里根本就没有姓赵的,如果有的话一定是外人。要是没经过允许闯进去,会被当成敌人早就给射杀掉。”

赵婉如脸色有些惨白。

好一会,赵婉如又问道:“你说轩辕剑是你族的宝器,那它是在几岁丢失的。”

白衣女子眉头皱了下,答道:“几时丢失并不清楚,但自从族里知道轩辕剑被盗是在十年前。这十多年来,我们一直在四处寻找轩辕剑的下落,没想到被你们偷来这里。”

赵婉如看着白衣女子轻讽一声:“就算你们是十多年前被盗,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应该是从瀑布口处穿过来的。而在十多年前,你觉得我们有那个能力进去偷宝剑?”

白衣女子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从瀑布口那里过来的?还有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而你们又是什么样?”

“你问我们是什么人,我还想问你是什么人。这里是昆城,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。而你的那一身装扮是怎么回事,跟我们完全是不一样的。”

这个问题白衣女子也想问。

她从瀑布口被吸引出来,然后顺着水面浮出来已经好几天了。

这些天来,她看到很多怪异的事情。

街上那些人不管是穿的还是打扮,与她完全不一样。而且路上那些车子是怎么回事,好像还会发生叭叭的声响。

只是从水底里出来后,她一直隐藏着气息跟着苏哲他们来到这里。

之前没发现轩辕剑的存在,现在发现被盗走十多年的轩辕剑在这里,一定要将它带回去。

“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反正轩辕剑一定要交出来。不然,可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

这时,旁边盯着白衣女子很久,开口问道:“你是不是姓陈?”

白衣女子脸上闪过一丝惊愕,但很快就恢复过来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阿彩没有回答,脸色有些难看,嘴里嘀咕着:“好像……真的好像……”

“什么好像。”

阿彩沉吟片刻抬起头问道:“你认不认识陈问天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爸的名字?”白衣女子这时候更加惊讶了。

“他是你爸?”阿彩的脸色更加难看,但是内心又无比震惊。

这个是陈问天的女儿……

阿彩连忙冲过去抓住白衣女子的衣服问道:“那他现在怎样,他这些年过得还好不好?”

白衣女子身上立刻就爆出一阵真气将阿彩给震到一边去。

看到白衣女子准备出手,赵婉如立刻挡在她的面前。不过白衣女子并没有出手,但是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真气覆盖住整个房间。

赵婉如额头冒着汗,她心里很清楚,一旦她出手,白衣女子势必会发起攻击。

只是她心里同样感到震惊,没想到眼前这个居然是陈问天的女儿,换句话说,她跟皇甫一刀是兄妹。

白衣女子盯着阿彩冷冷道:“你是怎么认识我爸的,你们究竟是什么人!如果不老实交待清楚,今日绝对出不了这个门口!”

白衣女子手掌里筑起一个气旋,随时都准备着出手。

阿彩两眼有些呆滞,没想到在过了这么多年,还能够见到故人的女儿。

“原来他最终还是娶妻生子了……”阿彩苦笑着,泪水突然就掉下来。

或许这就是命运。

其实这也不能怪他。

当年跟着他从瀑布口进去,之前被追杀。在那种情况下,为了让她保命把她送出去是很正常。

只是这些年来,她一直在等着他,可是他却没有出现。

如今二十多年过去,见到的不是他本人,而是他的女儿。

对于阿彩来说,这就是命运捉弄人。

阿彩盯着白衣女子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这个与你有关系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想知道而已。即使等不到他来,但是等到他的女儿来,对我来说也足够了。”

白衣女子不知道阿彩想表达什么,沉默半会说道:“陈静。”

阿彩愣了下,又开始自言自语着:“我就猜到是这个名字。那时候他说了,要是生的儿子就陈词,生了女儿就叫陈静。”

“我哥就叫陈词。”

白衣女子越来越疑惑了,眼前这两个女子,装扮与她完全不一样。可是既知道她爸的名字,又知道他哥和她的名字,越来越让人感到奇怪了。

阿彩没有再说话,坐在床头上,泪水不断的流出来。

赵婉如轻叹一声,世间之事,女子伤得最重的还是情字一关。

抬起头,赵婉如看了陈静一眼,“或许你不知道,眼前这个女人差点就当了你母亲。可是上天弄人,最终她没能跟你爸在一起。”

“胡说!”

陈静大声反驳道:“我爸从来只有我妈一个女人,而且从来就没有听他说过外面有女人!”

“有些事情,你没听说过不代表知道。不过,等你回去后问一问你爸,有没有听过阿彩这个人,或许你就知道真相了。”

陈静冷笑道:“想要我回去问可以,先把轩辕剑交出来!”

“轩辕剑不在我手里。”

“那我就将你们全部抓起来

,我就不信姓苏的不将轩辕剑交出来。”

赵婉如轻笑道:“其实现在将轩辕剑交给你都没有用。”

“为什么没有用,那是我陈家的宝物,只要交到我手里,到时我就可以将我们家族的领土重新得回来。”

赵婉如微摇头:“你觉得,一把剑如果认主后,交给别人,对方还能够驾驭得住?”

陈静愣了下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轩辕剑认主?这真是一个可笑的话。”

赵婉如淡声道: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轩辕剑真的认主了,而且它的主人就是刚才你见到的那个家伙。对于这件事,我也没明白。毕竟,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过,一把剑里面还有剑魂。在这个社会,还真是一件荒唐的事情。”

“这绝对不可能的!”

陈静根本就不相信赵婉如所说的。

轩辕剑里面流的血全是陈家先的血,一个外人,而且还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让轩辕剑认主。

而且在陈家的历史记载当中,只有先祖曾经让轩辕剑认主。只是先主那时候的实力达到武圣的境界,那几乎是陈家的一个传说人物。

苏哲明明连武者都不算,怎么可能会让轩辕剑认主。

不用说这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编造出来的谎言,一定好好教训她,让他们把轩辕剑交出来。
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
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贵吗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
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评论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主治医生